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甜心求求你爱我】1

第一章
  「天之骄子」这四个字冠在安亦尧身上当之无疑。
  他的出生是个意外,安夫人在四十岁时意外地怀了他,当时她的年纪已是高
龄产妇,而且已经有一个十三岁的大儿子、十一岁的二儿子以及一个十岁的小女
儿。
  这个突来的意外让安氏夫妇皱眉,不知该不该生下来,毕竟四十岁生小孩可
是有风险的。
  可真要拿掉,安夫人却又不忍心,因此不顾丈夫的反对,坚持要生下肚里的
孩子。
  安夫人在产房痛了两天两夜,才生下最小的老么,一个漂亮又耀眼的小娃儿。
  他一出生,就得到众人的注目,上头的三个兄姊疼他如至宝,家里地位最高
的老太爷更是整天将小娃儿抱得紧紧的,直夸这娃儿相貌不凡,将来前途一定不
可限量。
  老太爷亲自为这最小的孙子取了名字,亲自教导他,虽拥有十几个孙儿,安
亦尧是最得宠的。
  从小养尊处优,一帆风顺,想要什么有什么的安家小少爷,聪明狂傲,不需
任何努力就是个资优生,在安家极受宠的他,几乎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没人会
拒绝他的要求,因此成了安家的小霸王。
  家境富裕,相貌俊美,安亦尧的一生只有「顺遂」两个字可以形容,他就算
天天浪荡过活,身为全球百大富豪之一的安家也能养他一辈子。
  这也让他的行为更放荡,年纪轻轻花边新闻就一箩筐,不论他背后的家世,
单那张俊美又狂傲不羁的模样就足于风靡所有女人。
  在情场,安亦尧可是无往不利的。这世上没有他追不到的女人,只有他不想
上的女人。
  对他的风流,安家老太爷是又气又怒,却也拿这个被他宠坏的么孙没辙,这
个死小子只会摆出一副痞子样,用无辜又气人的语气回敬他一句:「老头,你想
要我碰女人还是男人?你选一样。」
  这个孽孙!安老太爷被孙子那轻佻的模样气得跳脚,却又不知该回什么,难
不成真要这孽孙去上男人吗?
  吃定老太爷拿他没辙,安亦尧的日子过得更逍遥堕落了,他以为这辈子可以
一直浪荡下去,老太爷再怎么凶,也吃不定他啦!
  谁知道在他二十四岁那年,老太爷却要他娶个陌生的女人,连问也不问一声
就直接下命令,而且不容他拒绝。
  哈!他是谁?他是安亦尧耶!安家最受宠的太子爷,而且,他这辈子最讨厌
的就是被命令做他不想做的事。
  叫他娶个不认识的女人?他会照办,他就不叫安亦尧!
  就算是臭老头的命令,他也不肯,因此爷孙俩僵持了好一阵子,他不要就是
不要,气得老太爷要将他逐出安家,叫嚣地说他安亦尧若不是安家太子爷,还能
在外头畅行无阻吗?
  这句话,将安亦尧整个惹恼。
  他安亦尧再怎么放荡,可也不是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儿,他玩股票、玩期货,
玩任何他觉得有趣也能赚钱的东西,就算没有安家庇荫,他照样能过他的好日子。
  不顾老太爷的威胁,他也呛了话,他安亦尧要是踏出去一步,这辈子再也不
会进安家大门。
  别想他会乖乖听话娶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这场爷孙大战激烈到让安家人惊慌不已,就在安亦尧气得要离开安家时,奶
奶硬将他拉回,好声好气地安抚他,告诉他突然要他娶妻的原因——
  真是个老套的故事!总之,就是老头子和无缘的初恋情人有了约定,既然他
们这世不能在一起,希望有缘的话,他们的下一代能结为连理,续他们的情缘。
  靠!现在是当连续剧在演是不是?
  这是什么老掉牙的戏码?而他还莫名其妙地成了替死鬼?!要演老梗别找他,
他安亦尧才不配合!真要续前缘,安家子孙这么多,干嘛一定要找他?
  「没办法,谁教你跟你爷爷年轻时候长得最像。」安奶奶轻拍着孙子俊美的
脸。
  啊?跟老头子长得最像?
  安亦尧立即皱眉。「奶奶,你眼睛有问题吗?」当他没看过老头子年轻时的
照片吗?那模样哪比得上他千分之一!
  孙子的表情逗笑了她。「你呀,就是这眼睛和个性跟你爷爷最像。」所以这
两爷孙动不动就吵来吵去,怎么就是不合,一碰面一定吵到家里翻天,可是呀,
却也最关心对方。
  「小尧,这是你爷爷的心愿,你呀,刚刚那样气他,还真的要离开家,你不
怕把你爷爷气到进医院吗?」安奶奶轻轻斥责。
  安亦尧冷哼,「放心,你没看老头刚刚吼声那么了亮,想进医院没那么快啦!」
说是这么说,可想到老头年纪真的大了,刚刚被他气得直喘气……
  见孙子眼里闪过一抹担忧,安奶奶微微笑了。「小尧,你就答应你爷爷的要
求好不好?这是他这辈子的心愿,难道你想让你爷爷这辈子就抱着这个遗憾吗?」
  「奶奶,连你也逼我!」瞪着安老夫人,安亦尧气得站起身。「这种荒谬的
事,我怎么可能答应?奶奶,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怎么可能去娶个连面都没见
过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惊慌的喊声。
  「不好了!老太爷昏倒了……」
  安亦尧一愣,立即奔出房门。
  接着,安家陷入一片慌乱,将老太爷送进急诊室后,安亦尧站在急诊室外,
面对家人斥责的目光,心情烦闷不已。
  等了一个多小时,急诊室的灯才熄灭,老太爷立即被推了出来,一双无神的
老眼瞅着安亦尧,然后缓缓闭上。
  安亦尧握紧拳头,他不是蠢蛋,当然知道老头子在玩什么招,好端端的会无
事昏倒,出来还用这种无奈的模样看他?
  一副随便他的模样,反正也管不了他……死老头以为要这种贱招就可以吃定
他,但他可不是白痴,会轻易中圈套。
  可该死的……他就是中了!
  死老头这招摆明在暗示他,他可以拒绝,可是他这个当爷爷的也随时可能走
了,抱着遗憾离世。
  而这个遗慽,就是他这个好孙子造成的!
  该死!
  「我结行了吧?」这个替死鬼他当了,行了吧?
  「真的?」安老太爷立即睁开眼,精光毕露,一点也不像刚送急诊的病人。
  「我不结行吗?」安亦尧嘲讽地看着「活」过来的老人。「不然恐怕明天你
就不是昏倒,而是直接进棺材了。」
  「阿尧,你胡说什么!」安母骂着儿子。「你怎么这么跟爷爷说话!」
  安亦尧冷着俊庞,「我全照你的话做,满意了吧?」娶就娶,可娶了后,就
不关他的事了!
  反正老头只叫他娶人,他已经如他所愿了,其他的,可别想他会再顺他的意!
  因此,婚事他全不理会,拍婚纱照他大爷也不想合作,至于那个新娘子,他
更没兴趣看一眼。
  甚至还很故意地在婚礼当天带着别的女人上教堂,管老头是不是会气得心脏
病发,他就是不想全如死老头所愿。
  反正气一下有助身心健康,老头子会活很久的啦!
  而结了婚,他也不踏进家门一步,那个女人他连看也不想看,跑到国外去混,
流连花丛,风流不改。
  就这样过了四年,他的日子一样风流浪荡,根本就忘了他曾结过婚这件事,
也忘了他有个老婆。
  直到……他被家里的老太爷叫回家。
  「有,我有乖乖吃药,没有,我没有胡乱吃什么油腻的东西,佣人准备的养
生餐我都有乖乖吃……是,爷爷哪敢骗你呢?」
  搞什么鬼?
  安亦尧惊异地瞪着安家素来霸气的老太爷说着电话的温柔模样,甚至连声音
也不敢放大声,柔顺地让他起了鸡皮疙瘩。
  离开家里四年,他才刚进家门,就见老头子手上拿着电话,连看也不看他一
眼。是怎样?死老头啥时在外面养了个小的了?
  安亦尧瞄了坐在沙发上优雅喝茶的安老夫人一眼,她却像是早已习惯了,连
眉也不挑一下。
  「哪有?我昨天哪有吃蛋糕,你别听你奶奶胡说。」安老太爷瞪了妻子一眼,
声音放得更柔。「宝贝,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吃……」
  恶心的对话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安亦尧整个耐性都快没了,全身的鸡皮疙
瘩也掉得差不多了。
  是怎样?死老头是叫他回来看他耍恶的吗?
  安亦尧不耐地吸口气,决定耐性到此为止,正打算开口叫死老头继续,而他,
决定要走人了!
  「好好好,我会乖乖的,小宝贝,你也要乖乖的,千万别又熬夜看书,知不
知道?」又叮咛了几句,安老太爷才挂了电话。
  「啧啧!偷吃还能吃得这么光明正大,老头,没想到你也很行嘛!」原配就
在此,还能跟别的女人思烂这么久,了不起!
  「浑小子,什么偷吃?胡说什么!」安老太爷转头瞪着孙子,四年不见,这
死小子出口的话一样不能听!
  「怎么?在国外混了四年,舍得回来啦?」坐到妻子身旁,安老太爷嘲讽。
  「没办法,偶尔也得当一下孝子嘛!难得您老人家召唤,再怎么不想回来,
还是得回来见您最后一面嘛!」安亦尧笑笑的,不痛不痒地嘲弄回去。
  「死小子!什么最后一面,你在咒我死吗?」安老太爷气得瞪眼,整个火气
都上来了。
  「还好啦,看你还能偷吃,想必还能活很久,看来离『死』还很远。」安亦
尧一副很遗憾的模样。
  「你……」
  「好啦!」见两人又快吵起来了,安老夫人赶紧插话。「你们两个怎么四年
不见,一见面又吵起来了?」
  「还不是这死小子,专门来忤逆我的!」安老太爷气得怒吼。
  「你呀,年纪这么大了,脾气还这么大。」安老夫人轻拍丈夫的胸膛,也瞪
了孙子一眼。「小尧,别一回来就惹你爷爷生气。」
  见奶奶开口了,安亦尧耸耸肩,不再开口刺激老头。「老头,你叫我回来有
什么事?」他懒散地开口,薄唇噙着不正经的笑,那轻佻的模样虽散漫,却也极
迷人。
  安老太爷就是受不了他这模样,可也管不了这孙子,只好认了,视而不见。
「这个……拿去。」他丢了一份资料到桌上。
  「这什么?」安亦尧拿起资料一看,好看的眉轻轻一挑。「离婚协议书?你
给我这个干嘛?你要和奶奶离婚吗?不会吧,都快进棺材了还离婚?外面的野花
有这么迷人吗?」
  「你……」安老太爷瞪大眼。「死小子,你胡说什么!谁要跟你奶奶离婚了?」
这臭小子,一开口就想气死他。
  「不然你拿离婚协议书给我看干嘛?」安亦尧真的不懂。
  「你……」安老太爷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他深吸口气,好一会儿才开口。
「臭小子,你难道忘了你结过婚吗?」说到最后,他忍不住用吼的。
  「啊?」安亦尧一愣,经过这么一提醒,他还真的想起来了。「对厚!我还
真的忘了。」
  「你……算了算了!」安老太爷挥了挥手。「让恬恬嫁给你这个臭小子,还
耗了人家四年,唉!我真的对不起她了。离婚也好,让恬恬自由,也好找个好对
象。」
  「怎么?那女人觉悟了吗?放弃了吗?」听到老头的话,安亦尧可一点也不
愧疚。
  说真的,他还真的忘了那女人的存在,要不是老头提起,他这辈子都不会想
起那女人。
  「是我不想耽误人家!」安老太爷没好气地开口。「你,拿这份离婚协议书
去让恬恬签名。」
  「啊?」安亦尧微徽皱眉。「干嘛这么麻烦,叫律师用寄的不就好了?老头,
你叫我回来就为了这个?」
  不会吧?就为了这种「小事」,大老远地叫他从国外飞回来?
  「对!我叫你回来就是为了这个。」安老太爷霸道地看着孙子,「而且,我
要你亲自送去……」
  见孙子想开口,不给他机会地马上接下一句,「你要不想离婚,可以继续说
话来气我没关系。」
  安亦尧立即闭嘴。瞪着离婚协议书,他实在不想跑这一趟,可他明白死老头
的作风,他要是不照着做,他这辈子真的别想离婚了。
  虽说这纸婚姻约束不了他,可他也不想被个无形的婚约缚绑一辈子,反正只
要让那女人签名就行了,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挑了挑眉,他懒洋洋地看向老头。「好,去就去!」
               *****
  「该死的!桃花小镇?这是什么鬼地方!」
  安亦尧瞪着手上的住址,再看看突然抛锚的车子,忍不住低咒。
  他原以为他那从未谋面的老婆是住在安家大宅,可后来才知道她根本不住安
家,反而住在东部的一处小镇。
  好吧,为了摆脱已婚身分,他只好大老远地来到东部,没想到车子开到一半
却突然故障。
  「该死!」他拿出手机,却发现收不到讯号。
  这下好了!他下车对着抛锚的车子瞪眼,又看向四周,偏远的山间小路,不
要说车子了,他连个人也没看见。
  而距离桃花小镇至少还有七、八公里,手机还收不到讯号,他这下真的求救
无门了。
  皱紧好看的眉,安亦尧瞪着车子,无力地爬梳头发。
  看来,他只好等奇迹出现,看会不会有人出现救他了。
  「唉!难不成这是那个未谋面的老婆的诅咒吗?」他自问,薄唇勾起一抹嘲
弄。
  他拿出车里的资料,靠着车身,翻着手上的资料,这才知道他那无缘的老婆
叫谷恬馨……甜心?有哪个人会取这种名字呀?!
  今年二十二岁,所以当年嫁给他时只有十八岁,黄毛丫头一个?!
  他看着资料上的照片,一看就摇头。
  瞧,根本就是个还没长大的丫头!照片中的女人绑着两条长辫子,脸上戴着
黑框眼镜,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
  这年头谁会做这种打扮呀?这模样不只青涩,看起来还「耸」得要命,根本
就不是他的菜。
  还是美艳火辣的女人吸引他呀!
  「甜心?哪里像甜心了?」明明就是涩果子一颗,咬下去会让人牙酸吧!
  安亦尧摇头,正要将手上的资料丢进车子中,却听到远方传来车子的声音,
他转头,只见一台机车正远远骑过来。
  他的精神立即一振,谢天谢地!有人可以救他了。
  机车慢慢骑近,他赶紧站到车道上,不怕死地挡住机车前进的路。
  「吱!」地一声,一台破旧的小绵羊停到他面前。
  「嗨!」咧开嘴,安亦尧懒洋洋地一笑。
  机车还没停下,他就看清楚车主是个女人,而他对女人最拿手了,俊庞立即
勾起无往不利的笑容。
  他看到车主拿下安全帽,没了安全帽的阻挡,让他看清车主的睑,俊眉不由
得一挑。
  是个……女孩。
  穿得很扑素,牛仔裤、白恤,长发绑成两条乌黑的麻花辫,巴掌大的小脸戴
着粗框眼镜,将她的脸几乎挡住一半,可是却掩盖不住她的清丽,而且镜片后那
双眼眸十分明亮,直勾勾地望着他。
  那种注视深邃而专注,让他微微一怔。
  而且……他怎么觉得这女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车子抛锚了?」女孩开口,目光看到停在一旁的红色跑车。
  她的声音软软的,像棉花糖,让人听了就觉得一阵酥软。
  安亦尧勾着笑,散漫地耸耸肩。「而且手机还收不到讯号。」他一脸无奈,
可唇角的笑却仍噙着。
  女孩转头看他,对他的态度微微感到疑惑。
  正确来说,在这种半山路车子还抛锚,没人笑得出来吧?可他却一派轻松自
然,一点也不紧张。
  她忍不住打量他,眼前的男人好看得让人惊艳。
  被牛仔裤包裹的长腿结实挺直,那臀部线条性感极了,再往上看,身上的黑
色衬衫半扣,露出结实的古铜色胸膛,让人很想摸一把,而最迷人的则是那张俊
美无比的脸庞。
  那张脸,阴柔却又不失阳刚,带点轻佻不羁,半长的头发微乱,却也添了一
丝狂野,性感的薄唇勾着淡淡的浅笑,映出一双迷人的桃花眼,轻便的穿着却掩
不住一身的贵气。
  再加上一旁的名贵跑车,一看就知是个出身不凡的有钱金主。
  金主耶!怎会出现在这种偏远地方?
  「你要去桃花小镇?」这条路,只通往那里。
  「对,不过现在看来是去不了了。」安亦尧自嘲,俊眸看着女孩。一不过,
幸好救星到了。「
  救星?是指她吗?
  女孩微微皱眉,看着他高大的身材,又看看自己身下破烂的小绵丰。「要我
帮你叫拖车吗?」她家的小绵羊经不起操,他的车子抛锚就够了,她可不想奉陪。
  安亦尧挑眉,听出她的言下之意,敢情这女孩想抛弃他?哦,这可不行,他
咧出笑容。「你的手机收得到讯号?」
  女孩摇头。「我没手机。」顿了下,她又续道:「不过我可以骑上去,再叫
拖车的下来帮你。」
  「你要把我丢下?」安亦尧受伤地看着她,「太阳这么大,你要我站在烈阳
下等?你不怕我中暑昏倒吗?」
  「现在是秋天。」而且这里是山上,太阳再大,风也很凉。
  「我身体很虚。」安亦尧伸手抓住机车龙头,对着她笑,摆明不放她走。开
玩笑!他可不想被单独留在这。
  而且,要是这女孩唬烂他,根本没叫拖车的下来,那他怎么办?傻傻地在这
里痴等吗?
  身体很虚?女孩狐疑地看着安亦尧,再垂眸看向他抓住车头的手,那力道摆
明不放她走,哪里虚了?
  看出她的疑问,安亦尧笑得很无辜,黑眸很真诚。「你知道的,都市人向来
都很嫩,中看下中用。」这种时候,他不介意装弱。
  女孩看着他,那张俊庞很无赖,摆明赖定她了,她只好叹气。「好吧,你上
车吧!我载你进小镇。」
  目的达成,安亦尧笑得更迷人了。「我载你吧!」堂堂一个大男人,岂能让
女人载?
  听到他的话,女孩有点迟疑,眼神有着怀疑。
  「放心,我会骑车。」他十四岁就骑着哈雷在国道上飙车了,这种小绵羊算
什么?
  「哦!」女孩只好往后挪,将机车控制权让给他。
  高大的身子跨上小绵羊,瞬间占据了大半个车垫,「坐稳哦!」安亦尧开口。
  「嗯!」女孩点头,小手抓住身后的把手。
  「为了你的安全,你的手最好抱住我的腰。」他好心提醒,不过身后的人一
样把手放在后面。
  好吧,他也不勉强。安亦尧耸耸肩,发动身子,「咻!」地一声,小绵羊像
火箭般往前冲。
  「哇——」突来的速度让女孩吓到,小手立即用力环住他的腰。「慢、慢一
点……」她小大叫。
  慢什么慢?这种速度又不快。
  安亦尧瞄了车速一眼,继续加快。「喂!你叫什么名字呀?」真的,他愈看
愈觉得她面熟。
  「一哇——你骑慢一点啦!」女孩尖嚷,风吹得她的脸有点痛,经过弯道,
他不但不减速,甚至速度一样快,像在飚车一样,车身倾斜,吓得她心脏快跳出
来了。
  呜……她要下车啦!
  「回答我呀!我就骑慢一点。」安亦尧回头吼,声音隐含着笑,很恶劣的那
种。
  救命!她是遇到恐怖份子是不是?
  女孩眼里噙着泪,颤着声音回答:「谷……谷恬馨啦!」
  啊?安亦尧一愣,忘了注意前方,机车直直往栅栏撞去。
  「哇——刹车!快刹车啦!」谷恬馨尖叫。
  「吱!」地一声,轮胎跟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小绵羊惊险地在撞上栅栏
前停下来,谷恬馨也觉得她的心脏整个快停了。
  而安亦尧则惊愕地看着她。老天!她就是谷恬馨,他那个无缘的老婆……
                第二章
  安亦尧很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再想着照片里看到的无缘的老婆,想找出
两人的共通点。
  同样的乌黑发辫,还有那大大的粗框眼镜,他找出照片里的共同点,也得知
为何会觉得她看起来很面熟。
  可是,他却从没想过她会是他那无缘的老婆,因为……长得差太多了。
  照片里的她看起来很平凡,一点也不起眼,呆板的模样让人一眼望过就能迅
速遗忘;而眼前的她,呆耸的黑框眼镜掩不住清丽的容貌,眉儿弯弯,明眸皓齿,
小脸雪白无瑕,唇办粉嫩得像软糖,整个人清新得有如一朵刚绽放的茉莉花,看
似不起眼,却让人一望就印象深刻。
  而且,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二十二岁的女人,反而像个高中生,他以为她
才十八岁左右。
  没想到……
  「喂,你发什么呆?」车子一停下,谷恬馨立即跳车,胆战心惊地抚着胸口。
  老天!她还以为自己会就这么挂了。
  想到这,她忍不住瞪向眼前的男人。「喂,你想死也不要找我陪葬好不好?
这是山路耶,你骑这么快是想找死……」骂到一半,她觉得不对,眼神狐疑地瞪
着他。
  一个大男人,单身一人开车到这种偏远山区,还要到桃花小镇去,现在又不
是桃花旺季,这种时候根本不会有外来客到桃花小镇来,除非……
  谷恬馨眯起眼,问得很小心翼翼,「喂!你是不是最近受了什么刺激,才会
单身一人来这种地方……呃……」她不好意思暗示得太明,犹豫了下,说话更小
心了。
  「那个……我看你年纪轻轻的,以后人生还很长嘛!看你长这样,应该也不
是被女人抛弃,不过这种事很难说啦!人生嘛,就是这样,很难预料,所以啊,
你千万不要想不开,而且……想死就一个人去嘛!干嘛拉个垫背的,这样很不道
德耶!临死之前还这孽,这样你会有报应,就算死了也会不得好死……」
  「停!」见她一个人自言自语,而且还愈讲愈顺口,安亦尧受不了地打断她
的话。「你……不认识我?」
  他看着她,黑眸带着审视。
  谷恬馨眨了眨眼,镜片后的大眼上下溜了他好几眼,然后走上前。「不好意
思。」她朝他勾起一抹笑,示意他松开握着机车的手。
  那甜美的笑容让安亦尧微微闪神,下意识照着她的指示做,将小绵羊还给她。
  「呐!」谷恬馨跨上小绵丰,指了指山下,「你来错地方了,桃花小镇救不
了你,精神病院在山下,慢走,不送!」说完,她发动机车,催了油门就要离开。
  真是的,半路也能遇到神经病,还差点拐走她一条小命,这年头好人真的不
能当。
  她口中咕哝着,看也不看安亦尧一眼,转动把手。
  「嘿!」她的话让安亦尧失笑,他抓住车头,不让她离开,俊庞咧开轻佻的
笑。「等等,我没病。」
  「喂!放手啦!」车头被他制住,让她不能离开,谷恬馨忍不住皱眉,瞪着
眼前这个怪男人。
  然后,她想到现在的情形……
  要死了!这是偏远的山路,方圆百里之内不会有人出现,而她只是一介弱女
子,至于他……
  看起来是很称头,不像个坏人,可现在这社会可是有很多衣冠禽兽的……完
了!她会不会被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小姐,你想太多了。」安亦尧好笑地看着谷恬馨,把她嘴里的咕哝全听进
耳里。
  相处几分钟之后,他发现这女人有自言自语的习惯,而且想像力非常丰富,
让他哭笑不得。
  他这个无缘的前妻……似乎满有趣的!
  谷恬馨立即闭嘴,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小脸微微一红,不过却也不敢
放松警戒。
  「喂!你到底想干嘛啦?」
  「你真的不认识我?」安亦尧再问。
  谷恬馨瞪着他,柳眉皱得很紧。「先生,我承认你长得很天理不容,可是那
不代表人人都要认识你,你要想红的话,可以从这里跳下去。」她指指一旁的山
崖,再接一句。「保证你明天就红了。」
  她的语气很正经,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疯子,安亦尧挑了挑眉,俊庞
笑得更痞。「安亦尧,你认识吗?」
  「啊?」谷恬馨一愣。
  安亦尧笑得更迷人。「嗨!初次见面,老婆。」
  谷恬馨眨了眨眼,傻了。
  安亦尧,这个名字她当然知道,从某个老人口中她听过很多次,全是诅咒他
那个孽孙。
  而且,还是个四年前在教堂里给她难看的男人,让她被众人嘲笑,直指她癞
蛤蟆想吃天鹅肉,妄想麻雀飞上枝头。
  甚至连报章杂志也报导了好一阵子,全是在嘲笑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丑小
鸭——而这,全都拜眼前这男人之赐。
  他留下了烂摊子,人就拍拍屁股飞去国外了,独留下她承受旁人的眼光和耻
笑。
  谷恬馨缓缓眯起眼。「安亦尧?」
  「是。」看出她眸里燃起的怒火,安亦尧嘴巴虽然仍噙着笑,可也升起一抹
戒备。
  「很好。」软糖似的唇办扬起一抹笑,右手一转,「噗!」地一声,小绵羊
瞬间往前冲,
  「嘿!」没想到她会对着他发动油门,安亦尧一惊,很狼狈地躲开车子。
  「谷恬馨——」
  靠!他还没喊完,就见她又回转,迅速往他这里撞过来。
  「喂!你想杀人呀?」安亦尧大吼。
  「你不是想红吗?我在帮你呀!」谷恬馨狞笑,车速加快地追着他,撞不死
他,也要让他断手断脚啦!
  该死!这女人玩真的!
  狼狈地被机车追撞的安亦尧恼了,也不逃了,于脆停下来,双脚大张地面对
撞过来的小绵羊。
  妈的,他跟她拚了!
  见他不逃,谷恬馨狠狠眯起眼,油门一加,快狠地冲向他。
  安亦尧冷着眼,扳着指关节,黑眸也跟着一眯。
  机车快速地撞向他,他抬起手准备用蛮力挡车——
  「吱!」
  就在两军快相撞之时,刺耳的煞车声响起,灰尘扬起,谷恬馨喘着气,瞪着
眼前的男人;而小绵羊则停在安亦尧前方不到半尺的距离。
  安亦尧挑眉,不惧不闪,俊庞仍然张狂,薄唇扬起一抹轻嘲,黑眸挑衅地看
着她。「怎么?不是要撞吗?」干嘛煞车呀?
  握紧车把,谷恬馨狠狠地瞪他,镜片后的怒火烧得彻底。
                吱——
  一台小货车突然停在他们身旁,驾驶员从车窗探出头。
  「咦?恬恬啊!你怎么在这?啊这少年仔是谁?长得很烟投捏,你男友哦?」
驾驶阿伯操着台湾国语询问。
  谷恬馨缓缓转头看向驾驶阿伯,眼泪立即飚出来。「呜……福伯啊!救命啦!
这个坏人看我孤身一人,想要奸杀我啦!」
  啥?没想到她会用这招,安亦尧一愣。
  「我没……」
  「干!天修死囝啊!你找死呀?」听到谷恬馨的话,福伯当场谯脏话,马上
冲下车。
  而且,下车的不只有他,连坐在小货车后面的几名工人也跟着凶恶地下车,
包围住他。「臭小子,看你人模人样的,这种禽兽事也敢干!」
  「等等,我没有……」安亦尧想解释,可他根本没这机会,数只拳头早往他
身上挥来。
  杠!
  安亦尧在心里飙脏话,尤其看到那该死的女人露出了得意的笑,他立即低咒。
该死的女人!
               *****
  安亦尧这辈子没这么丢脸过!
  被围殴不算什么,干架嘛,他年少时也不是没混过,打架吓不倒他的,真的
打起来,他安亦尧可不会输;可是,打架打进了警察局,这可是生平第一次。
  安亦尧冷着俊庞,嘴角有被打伤的瘀青,半长的黑发微乱,两手被拷上手铐,
看起来有点狼狈,可却一点也无损他的俊美,反而让他看起来更狂野。
  至于那几个围殴他的人,则在一旁痛苦地揉着身上的伤口,每一双眼都瞪着
他。厚!这个小白脸看起来这么嫩,怎么拳头这么硬?
  「咳咳!」女警长轻咳一声,身上没有穿着警眼,倒是很随便地穿着破旧的
上衣和褪色的牛仔裤,脚上趿着夹脚拖鞋,嘴里咬着根菸,看了安亦尧一眼,又
看向那几个凄惨的伤患,再看向垂着头的受害人。
  「恬,你说他想强奸你?」
  「嗯!」谷恬馨轻轻点头,她没抬起头,肩膀轻轻颤动,那柔弱的模样引起
众男人的心疼,愤怒的眼神全射向安亦尧。
  禽兽——他们的眼中全射出这两个字。
  无视集体射来的凌厉眼神,安亦尧轻轻挑眉,俊庞勾起慵懒的笑。
  「警长,我也是很挑的,要强奸也是挑像警长这样的美人,而她……」他瞄
了谷恬馨一眼。「幼儿身材,前面跟后面看起来一样平,碰她我不如靠我自己的
双手,搞不好还比较快活。」
  他说得鄙视,目光则瞅着谷恬馨,看到她放在腿上的手缓缓握紧。
  「喂!臭小……哦!」一旁的人听不下去,气得开口,说没几句就扯动身上
的伤口,脸立即皱成一团。
  「手下败将就乖乖待在一旁,别开口吠。」不在乎引起众怒,安亦尧睨了一
旁的伤患一眼,薄唇勾着笑。
  那笑容,让人气得想揍扁他。
  「臭小子,找死……」
  「咳咳!」见场面又火爆起来,女警长轻咳一声,制止暴动。「别吵,我在
审犯人。」
  她看向安亦尧。「这位先生,你怎会出现在山区?」
  「我要到桃花小镇,中途车子抛锚,刚奸遇到这位谷小姐,原以为遇到好心
人,没想到她不只用机车撞我,还开口污蔑我要强奸她,唉……我记得谷小姐叫
恬馨嘛!这年头,名不副实的人还满多的。」安亦尧一脸感叹。
  「呃……」女警长瞄了谷恬馨一眼,抓了抓头。「那……先生,你到我们桃
花小镇干什么?」
  「找老婆。」安亦尧回答,一双眼却定定地看着谷恬馨。
  「老婆?」女警长挑眉,不只她,一旁的人也跟着挑眉。「你老婆是谁?」
  「哦!她姓谷。」安亦尧懒洋洋地回答。
  众人一愣,姓谷?镇上姓谷的人只有……众人齐看向谷恬馨。
  「名字?」女警长再问。
  「好像叫什么恬……」
  「闭嘴!」谷恬馨开口打断安亦尧,一直低垂的小脸也抬起,「谁是你老婆?
安亦尧,我跟你可没任何关系。」
  「是吗?那我们要不要拿出身分证来对一下?」安亦尧笑得很痞,黑眸隐隐
烧着怒火。很好,终于肯抬头看他了!
  谷恬馨眯起眼。
  「怎么?不敢吗?」安亦尧轻敲着桌面,「警宫,你说,污蔑别人是强奸犯
有没有罪?」
  「嗯……有。」女警长瞄了谷恬馨一眼,点了点头。
  「那我可以告她罗?」
  「告个屁!」谷恬馨粗鲁地打断他的话,双手环臂,冷冷地看着他。「安亦
尧,你别忘了现在在谁的地盘,我可以把你埋在深山处,让你一辈子见不了天日。」
  「警官,这算威胁吗?」安亦尧挑眉。
  「咳咳!恬……」
  「怎样?想告我吗?」谷恬馨很踉地抬起头,「那你也得看你能不能踏出这
里一步呀!」哼,想吓她呀?
  「原来你这么想把我留下来呀?」安亦尧突然恍然大悟,一脸明了地看着她。
「那就明说嘛!何必用这招?」
  「什么?」谷恬馨一时反应不过来,眉尖皱起。
  「恬馨。」安亦尧很亲昵地叫她的名字。「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他
问,不等她开口,又马上道:「是老头叫我来的。」
  「爷爷?」谷恬馨怔了下,眉头皱得更紧。「他叫你来干嘛?」
  「拿离婚协议书给你签名呀!说什么要放你自由,所以要我亲自拿协议书给
你签。」
  听了他的话,谷恬馨立即朝他伸出手。「协议书拿来。」
  「不要!」安亦尧一口回绝,俊庞泛起一抹温柔,那模样足以让任何女人心
醉。「恬馨呀!我懂你的心了,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呀!喜欢到想把我埋在这个小
镇里一辈子陪着你……何必这么麻烦呢?只要你开口,我会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
的。」
  「你在胡说什么?谁要你留在我身边?」去!她巴不得他离她愈远愈好。
「协议书拿来,签完名你就给我滚。」
  安亦尧看着她伸出的小手,扬眸朝她露出一抹诱人的笑。「可是,我不想跟
你离婚了。」
  对!他大爷现在不爽,暂时不想离婚了。
  这女人……让他被围殴,被压进警局,还被拷上手铐,冠上强奸犯的罪名,
很好,她彻底惹火他了!她想离婚?哈!他偏不如她所愿。
  看到他眸里的恶劣,谷恬馨微眯起眸,气得拍桌。「姓安的,不想死就把协
议书给我拿出来。」
  「警官,你们这警局是可以让人一再出口威胁人的吗?」安亦尧懒懒开口,
黑眸望向女警,咧出很迷人的笑容。「还是镇上的人就可以要特权?美女警官,
你看起来不像是这么不分是非的人,我想你一定很公正的,是吧?」
  「咳咳!」女警长再次轻咳,人家这项高帽子都扣下来了,她只好拿出钥匙
解开犯人的手铐。
  谷恬馨立即瞪大眼。「喂!你干什么解开他的手铐?」
  「果然,这镇上还是有明是非的好人。」安亦尧轻甩被解开的手腕,脸上的
笑容更俊美了。
  「这是你们的家务事,自己处理。」女警长咬着菸,做出了果决的判断。
  「谁跟他家务事呀?」谷恬馨气嚷,「我跟他没任何关系,姓安的,你不是
要离婚?还不快把协议书拿出来!」
  「啧啧!」安亦尧朝她轻摇手指。「亲爱的恬馨,同样的话你要我说第三次
吗?」
  「你!」谷恬馨恶狠狠地瞪他,却也知道自己拿这个该死的无赖没辙,她看
向四周。


相关链接:

上一篇:【甜心求求你爱我】2 下一篇:【错过你】3(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